欢迎光临,呼麦网!

IT  |  芯片  |  运营  |  人物  |  政策  |  论坛  |  展会  |  活动  |  资讯 招标  |  营销  |  消息  |  访谈  |  专题  |  信息  |  待定  |  其他

搜索
搜索
/
/
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侯东仪村援鄂战“疫”夫妻档:携手逆行,并肩战斗

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侯东仪村援鄂战“疫”夫妻档:携手逆行,并肩战斗

【概要描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前往湖北一线支援。2020年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紧急抽调队员派出第一批检测队伍,前往湖北协助重点地区开展检测工作。其中前往湖北省黄冈市的4名人员中,就有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侯东仪村的黄元铭、徐帅夫妇。

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侯东仪村援鄂战“疫”夫妻档:携手逆行,并肩战斗

【概要描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前往湖北一线支援。2020年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紧急抽调队员派出第一批检测队伍,前往湖北协助重点地区开展检测工作。其中前往湖北省黄冈市的4名人员中,就有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侯东仪村的黄元铭、徐帅夫妇。

详情
本文原标题:《侯东仪村援鄂战“疫”夫妻档:携手逆行 并肩战斗》
 
2020年4月16日,呼麦网|hmwwm.com小编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官网“首页>要闻动态>街乡镇动态”栏目看到一则标题为《侯东仪村援鄂战“疫”夫妻档:携手逆行 并肩战斗》的消息,以下为该消息全文——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前往湖北一线支援。1月30日,中国疾控中心紧急抽调队员派出第一批检测队伍,前往湖北协助重点地区开展检测工作。
其中前往黄冈市的4名人员中,就有咱们西集镇侯东仪村的黄元铭、徐帅夫妇。
 
身在同一“战场”却互不相识
 
黄冈市疾控中心的实验室里,黄元铭正在提取核酸,这是核酸检测的重要一环,也是最危险的一环,提取完最后一批样本,他才稍稍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放松下来。提取出来的核酸样本,将通过传递窗口被送到下一个实验室进行PCR检测,而今天这个环节的负责人徐帅是黄元铭的爱人。此时,距离两个人到黄冈市已经将近一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里,两个人一直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留给对方的只有工作的身影,交流也仅限于“今天的样本有多少?”“已经做完多少了?”“还剩多少样本没有处理……”这样的对话。
 
一身严密的防护服下,医护人员之间难以辨认,就算是夫妻,没有特定的手势或动作,也无法认出对方。对此,黄元铭和徐帅觉得“特别正常”。“这里是战场,我们都是战士,不能因为任何事分心。”黄元铭告诉西西,“其实,知道对方在身边陪着,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2月份,感染人数不断增加,样本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每天只要进入实验室,一忙就是六七个小时,出来时已经非常疲惫。每天下班后回酒店的路上,两个人按照安全距离就坐,口罩下,给对方一个微笑,让对方放心;回到酒店后,两个人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原来,为了减少感染风险,队员们都是单独居住,就算是夫妻也不例外。
 
“感谢您为黄冈拼过命”
 
3月中旬,在黄冈市疾控中心持续多日接收少量样本后,中国疾控中心检测队伍收到了撤离的通知。行前,酒店门口,黄冈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手举“感谢您为黄冈拼过命”的横幅,并为检测队队员们献花表达谢意,并说道:“感谢你们帮助我们完成核酸检测,更要感谢你们为我们培养了带不走的医疗队。”
 
1月31日,检测队员们第一次来到黄冈市疾控中心,由于市疾控中心刚刚搬迁到新址,许多设施和工作区域分配不完善,黄元铭夫妇二人便协助领队改造实验室、处理生物安全风险点,优化实验流程。值得一提的是,徐帅还承担起生物安全手册的撰写和实验室人员培训等工作。
 
只用了两天的时间,他们和队友就将一个常规P2实验室提升为一个可用于处理新冠病毒样本核酸检测和处理的标准实验室。“安全手册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她(徐帅)熬夜完成。”提及当时的成果,黄元铭满是自豪,但对徐帅,他还是很心疼。
 
黄冈市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向好,3月30日,专家组成员终于卸下了压在身上60多天的重担,坐上了回家的火车,每个人的眼角眉梢尽是喜悦,都在聊着回家后的计划。没多久,车厢恢复了平静,大家在座位上进入了梦乡。没有未知的战斗、没有隐瞒父母的压力,黄元铭夫妇心里,只有对未来无限的期待。
 
第一次对母亲“说谎”
 
黄元铭和爱人双双赶往湖北,但当时他们的父母却不知道这件事,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两个人决定“说谎”,而这个谎言却只撑了半个月。
 
1月29日,得知疾控中心要派检测队支援湖北时,黄元铭夫妇在第一时间报了名。当第二天踏上去往湖北的高铁时,他们紧握着手机,画面暂停在手机通讯录上,手指在“爸爸”“妈妈”这两栏反复游移,最终,二人深吸一口气,将手机放入口袋,并没有将电话播出去。
 
“谎言”是这样开始的
 
1月17日,徐帅被借调到国家卫健委,每天晚上都要忙碌各地的疫情防控信息,为了照顾爱人,黄元铭也搬到了单位附近。当时,每隔两天,两个人都要和家里通电话。到了黄冈以后,这通电话却成了他们最害怕的事。“我从未对父母说过谎,可这次不仅要说谎,还要让他们相信。”这次说谎对黄元铭来说,太难了。
 
“不回家的理由是什么呢?”
 
两个人商量了很久,终于达成一致。“我现在正在做实验,时间太紧了,暂时还不能回家,等过段时间忙完了再回家陪您。”每当父母问起什么时候回家,黄元铭夫妇都会这样回答。
 
坦白后,母亲的体谅更让他更心疼
 
过了半个月,黄元铭实在“撑”不住了,最终和母亲坦白,他在湖北第二个疫情重区。“我担心您不让过来,也怕您在家里为我担心。”面对电话那头的母亲,黄元铭忐忑不安。“你作为一名疾控工作者,作为一名党员,应该去做你该做的事,但是你不该瞒着我。”听到母亲的话,黄元铭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对母亲,他还是满心愧疚。
 
其实,黄元铭的母亲内心是矛盾的,作为疾控人前往一线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可是作为母亲,她时刻担心着孩子的安危。两个人都是独生子女,自从得知儿子儿媳去前线支援,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每天,黄元铭的母亲都会守在电视前观看有关疫情的新闻,每次看到医护人员脸上因长时间戴口罩而留下的印记,她都会心疼不已,不知这些人又是谁家的儿子,谁家的女儿。
 
正因为有了无数个黄元铭、徐帅,在前方无畏战斗、负重前行,才有了我们在后方的平安健康、岁月静好。
 
感谢你们,勇敢的医护工作者们!
 
来源: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推荐阅读

热门新闻